草莓种植大棚技术app

目送着身形娇小的二离开餐厅,前往位于第十二学区‘尸部队’所在的研究所,方宏放下自己凝视的目光,随意打量下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

虽然在学园都市出现什么怪异的现象并不算稀奇的事情,特别是像方宏这种看起来就是学生的家伙也就更无所谓了,但即便如此,方宏也不情愿就这么在人群中暴露自己的魔法。

随便找到一个无人角落,方宏念头一起,潜藏在骨髓和血液中的道纹被催动,魔法师的身体在眨眼间便由普通人的血肉之躯转化成了‘天人之躯’。

天人之躯与天人意志结合,化作无形的‘黑风’,黑风被气流卷拂,朝着第十学区极速前去。

要知道,飞行可比乘车要快多了,况且第十学区对于方宏来说也算是比较熟悉的地方了,当初百合子进行‘绝对能力者计划’室外实验的停车场就在第七学区,那里距离第七学区并不算太远,如果是飞行的话,差不多三分钟就足够了。

以‘太阳之核’上面传来的魔力波动为参照物,覆盖了整座城市的天人意志逐渐收拢,引导方宏化作的黑风从高空落下,在一座戒备还算森严的冰冷建筑面前站稳了脚跟。

“少年教养院。”

方宏抬起头,看着这座建筑物上那冰冷的标语,轻声念了出来。

方宏一直很清楚这一点,那就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罪恶,特别是在学园都市这种具备能力开发技术的城市里,超能力犯罪可谓是屡见不鲜,然而普通监狱是很难对那些犯罪的能力者进行关押的,所以只能依靠专门的设施来针对那些家伙的能力进行分类羁押……

“就是不知道需不需要跟这些中二小孩打交道啊,你知道,我可是最讨厌这个的。”

这种类似劳改所的建筑附近自然不可能像学校或者超市那样人来人往,方宏只能默默的从心里吐槽,说给远在第十八学区活动的天使来听。

“算了吧,你不也是个中二病晚期,你应该跟那群家伙有共同话题才对……本尊。”

小娇妹也有傲人豪乳

看着已经从少年教养院围过来的警备机器人,方宏真的是感觉自己心累。

“我……算了,惹不起惹不起,哇,你的毒舌到底是跟谁学的,我可我不记得自己还有毒舌这种属性,难道‘恶魔’的影响还没有消除掉吗?”

“怎么可能消除掉,那可是魔神级的存在,况且融合了闪耀八面体以后天人意志呈现破碎状态……能压制住就不错了。”

“……算了,跟你聊不来,你还是继续忽悠麦野她们吧。”

虽然方宏和克拉蒂儿本身属于一体,但两者之间的思维方式存在的巨大差距却很难统一,就算是同样一个问题,两者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方宏倒也懒得跟天使争论这些……就只是把自己注意力集中到了面前包围过来的警备机器人身上。

第十八学区与第十三学区的交叉口路上,身上穿着棕色装修工人制服的克拉蒂儿坐在一辆正在行驶的中型面包车上,一边从心里吐槽一边面无表情的与面前茶色卷发少女互相看着对方。

“你真的是天使吗?我有点超激动的。”

麦野沉利面色阴晴不定,她拿手背蹭了蹭身边一脸迷妹表情的鲍勃头少女。

都已经是多年的战友了,麦野这轻微的一个动作做出来,绢旗自然明了,她主动开口跟克拉蒂儿搭话道。

“嗯……姑且算是吧,我的身体都是由‘后方之蓝’所构造的。”

天使伸出自己纤细的手臂,用力在上面捏了一下,一时间整条手臂从皮肤的肉色转化成了如同海洋般的纯粹蓝色晶体。

“天使啊……真是如同梦幻般的存在呢,不过你的羽翼看上去感觉……嗯,怎么说呢,貌似跟印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绢旗最爱是新款电影的忠实粉丝,对于电影中偶尔会出现的天使也是抱有憧憬和希望的,但……很显然,跟之前的垣根帝督相比,克拉蒂儿这个真正的天使反而更像是假货了。

……

“呲啦……砰!”

类似铁饼状的金属块被随意丢到了一边,金属表面呈现出一个个极其鲜明的拳印,这赫然是那拳头给硬生生砸烂,而且若是朝着男子身旁看去的话就会发现,这样看不清本来面目的金属块,被随意丢弃的还有六个之多。

“二十秒,看样子我的身手还没有落下。”

方宏攥了攥自己的拳头,紧接着便朝教养院高大的院墙走去。

院墙的大门上,有一个差不多两米的大洞,方宏也注意到了这东西。

“魔道书《历石》的持有者应该就在里面。”

“哎,我这该死的脑子,就只知道那个人是个女孩了,到底叫什么来着?”

“难道是席琪桃尔吗?我见过的有翼者归来成员里,自己认识的便就只有她了。”

方宏打量着高大院墙上那不断冒着电火花的小型发射针,一时便有了顿悟,想必这就是用来限制能力者的道具吧。

方宏稍微低低头,从大门处钻了进来,然而当魔法师看到那处景象的时候,一直保持笑容的他顿时怔住了。

尸体,入眼可见那随意被抛飞的尸体,虽然看衣着打扮不像是学园都市内部的成员,但那足足五十具残尸内流出的血液甚至在地面中心低洼处汇聚成一片小湖泊的景象还是骇的他两眼发直。

方宏不是没有杀过人的萌新,那位来自学园都市外界的改造人老哥就是被他打败的。

虽然方宏没有关注过他的后续,但方宏还是隐约能察觉到,那家伙想必应该是死在‘猎犬部队’手里了……

这个不提,但是在意大利的那次,几个罗马正教的魔法师就是被方宏亲手杀掉的。

然而就算是有过前科的方宏看到如此景象,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滚,浓郁的血腥气灌入鼻腔,呕吐的**也变得越来越强烈。

“这些家伙……何必呢!”

方宏直接召唤出一颗水玲珑炫纹泼在自己脸上,随后心里默念静心决,也多亏了方宏是练过《白骨观》和《玉女观》的人,精神异常坚韧,魔法师就只是稍微沉闷了一下,紧接着便继续踩着地上粘稠的红色液体朝内部走去。

一步,两步,比细菌还要细小多的八面体天人意志随着方宏的动作逐渐扩散到了整座建筑物内部。

一切尽收眼底,也包括那个躲在柱子后面的红色水手服少女,她的样貌虽然跟之前相比有所改变,但灵魂波动却是无法伪装的。

好吧,原来真的是熟人啊!

“出来吧,席琪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