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色版破解下载

“不过说起来茵蒂克丝这个术式利用起来还是挺厉害的,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学?”

“算了吧,先不说你能不能记住那么多‘魔道书原典’,就算记住了,那一招是使用起来也是相当不稳定而且还很麻烦的,如果放弃心中执念的话,你根本就不会别‘魔灭之声’所影响……”

‘魔灭之声’并不强大,甚至可以说这一招其实相当的鸡肋,但是被茵蒂克丝用在这样的地方对付战斗修女团,却是产生了某种奇效。

史提尔撇了撇嘴,他手持着炎剑紧随着方宏,两人朝着战斗修女团的大本营纵身飞去。

两人都是天门境(主教级)法师,通过强大的灵魂控制空气托举自身进行短暂飞行,对于他们来说轻而易举,但是建宫斋字就没有这样的手段了,他只能留下来与符文生物‘猎杀魔女之王’一起殿后。

……

虽然外界天已大亮,但是婚姻圣堂的内部依然稍显阴暗,半个身体都藏在黑暗中的雅妮丝桑提斯踩着三十公分的软木凉鞋,她突然睁开了眼睛,将自己的身体从依靠着的大理石柱上撑了起来。

“怎么了,雅妮丝大人?”

雅妮丝作为战斗修女团雅妮丝部队的领导者,她的身边时刻都有着十名左右的修女作为亲卫部队保卫着她的安,外界每每响起的爆炸和撞击声都牵动着她们的心神,雅妮丝的突然动作,使得所有的亲卫修女们都惊慌了一瞬。

“不用惊慌,尤其是你,安洁莉娜修女!”

稍显矮小的金发修女脸上的慌乱神色非常明显,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外界传来的爆炸和响动震动着她的心神。

“可是……雅妮丝大人,她们……”

元气清纯少女活力满满露腹肌

“她们已经守不住了,其实我真的很想吐槽,你们这样分批跑过来送经验是真的好吗?”

教堂高大的门被一脚踹开,手持黑色铁棍的方宏以早晨的阳光为背景,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战神一般站在大门处,阳光给他的身体染上了一圈淡淡的光晕。

“道教真的插手了,你……”

“喂喂喂,别乱扣帽子啊,我现在代表的可是日本神道教,跟道教没有半毛钱关系。”

方宏嗤笑一声,虽说严格意义上方宏修行的《道德降神经》属于道教中天师道的典籍,但是天可怜见,方宏活了十多年,只见过一位自己的同门,还是降神关圣帝君的,至于其他的成员,也就是前几天刚刚见过的武圣巫珑和吸血鬼黛丝莉了……

“神道教,这样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教廷不是……”

雅妮丝皱起眉头,她似乎有些恼怒神道教的出尔反尔,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谁知道呢,估计是觉得被打脸了吧,换个思路,如果我们东方教派的人在你们梵蒂冈打得热火朝天你们是什么感想……”

方宏手中的黑色铁棍表面的纹路不断的闪动着,在天人之境的诱惑下,他也懒得多跟雅妮丝废话什么了。

“遭了,**目录那里撑不住了,那群战斗修女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将符文卡牌在周围布下,用以扩大术式威力的史提尔重新回到方宏的身边,他看着藏身在黑暗中的修女们,用冰冷的语气说道。

同样的,在这个时候,方宏敏锐的耳朵动了动,他清晰的听到了一个并不熟悉的女声大声的呼喊。

“重攻击,轻防御,牺牲小我,灭主之敌人!”

“风螟蛉,鹰眼术!阴元,天聪术!”

方宏瞬间给自己的双眼加持了强化魔术,不过心情调整过来的方宏已经退出了那种狂热的心态,不再被‘魔灭之声’所影响。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方宏还是给自己用土属性加持了一个天聪术,降低自身听力,

外界的修女们与他无关,方宏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彻底的击败雅妮丝,将这个不听话的小修女给彻底打败。

“方宏,你这家伙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史提尔有些担忧的看着婚姻圣堂里的十多名修女,有道是蚁多还咬死象呢,单凭方宏自己一个,想要对付这么多战斗修女,不管怎么想都是难以想象的吧!

“不行也得行,我知道你担心茵蒂克丝的安危,你去吧,这里交给我就ok了!”

方宏咧嘴一笑,他方位调动自己的一切力量,庞大的拳意覆盖着身体,在拥有着‘破罡’之力的拳意面前,那些战斗修女们所使用的一切防御魔术都像是纸糊的一般。

方宏深知打野要先杀小怪的要点,作为一个团队的首脑,方宏自然察觉到了雅妮丝的难缠,所以他在与雅妮丝的交锋都是一触即退,多半的精力都放在处理小怪上了。

‘砰砰砰!’

黑铁长棍挑飞类似钱袋子的‘使徒’,方宏回身反转,长棍尖端抽在了年纪大约在十岁左右的金发修女萝莉的腹部,将其掀飞,撞到了教堂的墙壁上。

“安洁莉娜修女!”

“不用担心,死不了人的。”

方宏这么看重生命的家伙,自然不会拿出自己的力,抽在金发修女安洁莉娜身上的那一击,方宏用的是巧劲,只会痛而不会产生内伤,死人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单单是安洁莉娜,或许是雅妮丝对于自己的实力太过于自信的缘故吧,被当成是亲卫队的修女们,战斗力普遍的要低上一些。方宏通过鹰眼术的动态视觉甚至能够从她们的出手角度判断其接下来的动作,在这样的情况下,只需要短短的一百二十四秒,在场的十多名战斗修女,就只剩下了穿着高蒂软木凉鞋的雅妮丝一人。

“雅妮丝修女,虽然之前是想把你留给上条君的,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

……

“茵蒂克丝,快到这边来!”

为了防止‘魔灭之声’,她们在曾经攻击过上条的修女引导下用尖锐的钢笔戳破了自己的耳膜,降低了魔灭之声对自己的影响,带着破坏自身那种愉悦的痛苦,她们一步步的逼近了手无缚鸡之力的茵蒂克丝。

“尘归尘,土归土,吸血猎杀红十字!”

史提尔操控着两柄炎剑用灼热的火焰击退战斗修女们的时候,在奥索拉教堂中占据第二大的‘傅油圣堂’突然开门,那个有着刺猬头的青年上条当麻在门里面招呼着茵蒂克丝和史提尔。

对于这副模样的战斗修女团,史提尔他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千钧一发之际,完由不得他们思考,两个十四岁的家伙同时冲进了‘傅油圣堂’,几乎在同一时间,厚达五公分的黑橡木门就被无数灵装利刃所刺穿。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上条当麻看着茵蒂克丝和史提尔,当然,还有奥索拉,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等人的性命就在这堵黑橡木门的坚持时间上了,如果她们破门而入,上条当麻绝不怀疑自己等人会被各种奇怪的武器砸成一滩肉酱。

“《法之书》,啊,对了奥索拉修女,能不能告诉我它的解读方法?”

“用不着,方宏那个家伙正在同雅妮丝战斗,这家伙拥有变身成‘斗神’的能力,如果这样都打输了,那我可就真看不起他了。”

听到茵蒂克丝索要奥索拉《法之书》的解读法,红发的神父顿时便急迫的打断了茵蒂克丝这个恐怖的想法。

“如果你真的得到《法之书》的解读方式了,那么不就使你陷入更危险的境地了吗?”

……

天使术式,这种对于魔法师来说亦属谣言和猜测的高位魔术,但对于上条来说,却并不是那么神秘的东西,当初在海边度假的时候,上条当麻曾经亲眼看到四大天使长之一利用‘神之力’召唤出足以将半个地球化为焦土的‘天谴术式’。

跟方宏在学园都市里弄出来的半吊子不同,那种可怕的存在,实在不应该是某个人所能染指的可怕力量。

“我知道了,这种解读方式,是错误的!”茵蒂克丝面露同情之色的看着奥索拉,她无奈的向她传达著这个残酷的事实。

“什么?”

奥索拉听到茵蒂克丝的解释,俏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变得惨白无比。

“‘为汝所欲为,即为汝之法’,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真正相信着的,才真正属于自己!”

学园都市,第七学区,没有窗户的大楼。

身都浸泡在明红色液体中的绿色手术服人类嘴唇微微起伏,对于自己所著作的魔道书,做出了最为真实的注解。

在晶柱模样的培养槽面前,悬浮着一块巨大的格子悬浮箱投影,其中漂浮着一根看上去像是树杈般的银色弯曲手杖。

“不管怎么说,都必须考虑我亲自下场的可能性了,呵呵。”

那个倒竖在培养槽中的人类,就这样,露出了单纯的笑容。